网站首页 > 名家专栏> 文章内容

万众瞩目的周五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发布时间:2020-9-4 0:13:27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泡枣儿今天,药家鑫案公开审理已有一月。这位交通肇事后伤者的西安音乐学院大学生将获判决。“怕麻烦”、“军二代”、“”、“弹钢琴习惯性动作”、“我也捅”、“替天行道”、“死刑存废”、“不杀不足以平”,这些喧嚣一时的言论,将证明各自对的影响。

  那些忧虑的人,已将药案与一年前的李启铭案、两年前的杭州“70码”案连成了一个“二代”撞人系列,一个用以说明中国司法黑幕重重、官员的系列。

  从昨日起,微博上已经开始了对药家鑫死或不死的热烈预测。一种感叹是,不论西安中院今天判决如何,都将陷入新一轮的非议:若判药死,大批会欢庆胜利,司法只是暂时迫于;若判药不死,则将坐实枉法之疑,司法必陷窘境。

  《环球时报》预测到们的两难,昨刊社评,将药案归入“网络关注大案”,呼吁“司法要敢于过分要求”:“让我们现在共同来看法院怎么判,当最终判决出来后,持不同意见的人也应对它给予尊重,而不是继续制造,努力证明自己是对的。”

  事实上,只要是与药案有关的讯息,总能赢得“过分”关注。一周以内,两则报道均得到门户编辑共同推荐:据《日报》周二报道,犯罪心理学教授李玫瑾在接受采访时再次强调“我接受,但我不接受”;《齐鲁晚报》周一发表文章,认为药家鑫算不上“富二代”,称此案结果实际影响到了围观者对自身安全的担心,“害怕这个社会真的被丛林,弱者彻底了法律的”。

  这种关注强度在今晨达到高峰。新浪、腾讯、搜狐、网易早早备好专题和滚动播报。凤凰网重新推荐那篇题为“药家鑫能,法律就阳萎”的评论,酷六网首页推荐《京华时报》昨日拍摄的视频,死者亲属在家里跪倒在地,求处死药家鑫,“相信会有个”。

  而后,根据新华网发布的答问,认为“药家鑫的故意行为不属于”,“如此恶劣、……虽有自首情节,仍应依法。”

  消息一出,网络沸腾。腾讯更是许以新闻首页头条,编辑同时推荐西部网今晨发表的反思——“药家鑫案:人性之恶还是检讨社会之失”。

  在五大门户的新闻首页上,和药家鑫案并列推荐的是另一桩“网络关注大案”——李庄案。同样是在今天,那位在重庆被追究“漏罪”的律师迎来休庭一日后的重新开审。

  不过,在药家鑫的死刑判决前,已有一个出人意料的爆炸性消息传来:华龙网在9时30分许,以首页头条通告天下,因“认为李庄的犯罪事实存在一定的疑点”,检方对李庄漏罪案撤回起诉,而后法院裁定准许。

  门户网站紧急转载,凤凰网更是一时将其作为新闻首页头条。微博上,李案与药案被放在了一起讨论,人们感慨这个万众瞩目的周五对中国司法有多么重要的意义,而那些要求“程序”的发言者已开始推测重庆的下一步。

  对颇有的人同情李庄,嘲笑“红歌”。但关于歌曲的事,现在最火的新闻来自前沿阵地——浙江温州。

  早前,网络间流传一幅温州市鹿城区某KTV禁唱曲目表,称包括苏芮的《牵手》、的《大丈夫》,任贤齐的《小雪》、陈升的《一夜》等在内的37首歌曲皆在禁播之列。《华西都市报》昨晨刊出报道,称当其就此询问浙江省文化厅执法处时,却遭否认,处长称:“从没有发过这样的有关‘37首违禁歌曲’的文件,正在错误消息的来源。”

  此后跟进的是人民网。它于晚间发布消息,称鹿城区委宣传部和文化局官员均抱怨省厅“为啥否认”:“温州市鹿城区文化局只是执行浙江省文化厅的命令,作为一个区级文化局,他们不可能有这样的去指定这样的”;“原先省里下达的禁唱令是通过OA系统发布的,现在OA系统里的有关文件已经被删除”。

  根据同行的内部分歧,《南方都市报》接力采访最高主管部门——文化部。据其“网眼”版报道,文化市场司亦称未曾部署这一行动,“询问过浙江省文化厅和温州市文广局,对方也都表示不知情”,但亦指明地方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单位确实有权“禁播”歌曲。

  南都将此概括为“罗生门”,《扬子晚报》评论“一脸”,浙江本地的《钱江晚报》则宣布已有“”,来自鹿城区和浙江省之间的层阶——温州市文化局。根据报道,该局市场管理处处长称,这37首歌曲并非省文化厅要求禁唱,只是鹿城区文化局根据相关条例授权,检查出《牵手》等歌曲的画面不符合,因此要求删除,“如果娱乐场所有符合的《牵手》的其他版本,画面等经过文化局审核通过,还是可以重新添加到曲库中”。根据网络间流传的推测,《牵手》MV之所以被禁,是因为画面中出现了陈夫妇的片断。

  根据通稿,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使用“重典治乱”一词,要求下属加大对食品安全的查处力度。他主持的“联线省、市、县”的电视电话会议,不仅获得昨晚央视《》三分钟画面,还在《》上占得配发国办通知和的规格。

  针对“严厉打击食品非法添加行为,切实加强食品添加剂监管”的,中央机关报称赞这抓住了近段时期食品安全工作的“牛鼻子”,强调“每一个食品生产经营者都诚信自律”、“地方**必须切实承担起责任”。文中还呼吁主动向监管部门举报违法问题,“而不是一味抱怨、发牢骚,更不能、制造虚假信息,这样只能影响正常的监管工作、带来消费恐慌心理,最终的还是我们广大消费者。”

  “让付出高昂代价”的口号和“年内出台食品添加剂标准”的承诺,更是得到了诸多商业门户和市民的头条。不过,《南方都市报》又已经用头版大图报道出新的行为:普通玉米淀粉加入墨汁、石蜡、柠檬黄、果绿摇身变“红薯粉条”,45吨墨汁粉条流入市场。

  不过,卫生部正在否认一条声称中国“一流食品出口二流内销”的。根据《》刊载的官员回应,“对不同国家标准的比较,应当全面、客观,不应仅以个别标准或个别指标进行比较。”

  这条被否认的来自另一家——,在其周二发出的《新华视点》中,以新近发生的“雀巢婴幼儿米粉事件”等为例,称中国消费者对食品的“双重”标准产生困惑,“出口食品合格率超99.8%,内销食品合格率在90%左右”。此稿发出后,得到广泛刊载,多有评论就此中国食品安全标准滞后,“国灵”(《京华时报》),“是被裹胁的丑闻”(《中国经济时报》)。

  

泰国娜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