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名家专栏> 文章内容

首位中国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发布时间:2021-2-22 22:47:29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1955年2月17日,出生在高密县大栏乡平安庄,童年正值中国近代史上的“三年困难时期”,这一时期的经历对他有深远影响。1966年,因“”辍学,在农村劳动长达10年,主要从事农业,种高粱、种棉花、放牛、割草

  1976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历任班长、保密员、图书管理员、教员、干事等职。在部队担任图书管理员的四年时间里,阅读了大量的文学、哲学和历史书籍,包括黑格尔的《逻辑学》、马克思的《资本论》等,将图书馆里1000多册文学书籍全部看过

  1984年秋,因作家徐怀中解放军艺术学院(现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创建文学系,并看到莫言的《民间音乐》后,十分欣赏,破格给了莫言参加考试的机会,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

  1985年初,在《中国作家》发表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而一举成名;同年,冯牧在华侨大厦主持莫言创作研讨会,汪曾祺史铁生李陀雷达曾镇南都高度评价了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

  1986年,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毕业;同年,在《人民文学》发表小说《红高粱》,引起文坛轰动,该小说描写发生在高密东北乡的民间抗日故事,赞颂民族,民族

  1988年2月,由《红高粱》改编的同名电影在电影节获得金熊奖,成为首部获得国际A类电影节最高荣誉的中国电影

  1989年,出版长篇小说《食草家族》,表达了作者对大自然的与膜拜,同年,出版长篇小说《十三步》,运用荒诞艺术手法描写知识和现实生活

  1992年,第一部英译本中短篇小说集《爆炸》(Explosions and other stories)在美国出版,由贾尼斯·魏克利(Janice Wickeri)和邓肯·休伊特(Duncan Hewitt)翻译。1993年,出版长篇小说《酒国》,讲述发生在酒国的案

  1996年,出版长篇小说《丰乳肥臀》,该小说从抗日战争一直写到新中国之后,以汪洋恣肆的笔触对波澜壮阔的历史进行了描绘。1997年,脱离军界,转至地方《检察日报》工作,并为的影视部撰写连续剧剧本

  2000年,凭借长篇小说《酒国》获国儒尔·巴泰庸外国文学奖;同年,长篇小说《红高粱》入选《亚洲周刊》评选的“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第18位)

  2003年,出版长篇小说《四十一炮》,以一个孩子的视角,折射出了农村初期两种、两种观念的激烈冲突,以及人性的裂变,在伦理上的混沌和迷惘

  2020年7月31日,中短篇小说集《晚熟的人》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该作品融入对于时代新生问题的观察与思考

  莫言非常重视文学的本体意义,体验性是他乡村写作最重要的特点,这得益于他二十年的农村生活,他与这无拘无束又“”的乡间社会朝夕相处,它的魅力与痛苦都深入到作家的骨髓,变成了一种独特的体验。这种归属性的存在不同于早先知识剪裁过的农村,借此展现自己忧国忧民的情怀和兼济天下的宏愿;也不同于城市作家体验农村生活一般只看到了农村社会的浮光掠影,从而得出一些偏激的结论,相反那是一种由表及里的深刻,他能发现农村不仅有耕种的辛劳还有收获的喜悦;不仅有众所周知的还有为人不知的真诚纯粹。对此,莫言也毫不讳言自己农民作家的身份,他认为这是故乡血地对自己的一种,因为生于斯长于斯,故乡的生活方式、风俗习惯、人物百态就印入了作家的意识,培养了他认知世界的独特方式和角度,因此在创作中遇到合适的催生物就容易产生本能的反应,做出相应的情感取向

  正史即通过并认可的历史,代表着阶级的历史意识,也符合阶级的价值标准和需要。无疑正史是一种符合特定价值需要的概念化的历史,是一种宏观的高屋建瓴,以追求完整、系统为准则,以严肃性和权威性为特征

  但莫言的小说系列小说打破宏观的历史叙事,展示物的历史和人性的丰富,它了传统叙事整体的、进化的历史观代之以物的的、立体的性格展示,通过他们人性的、和面对民族时冲锋陷阵的伟岸以及在历史的面前为力的苍凉来展现历史的另类书写。这种搁浅宏观的历史叙述代之以个人历史的书写,无疑突出了个人历史的丰富性和多义性,也进而使探索历史规律的努力变得可笑。其次,莫言在其小说创作中通过历史中的个人面对生殖的、战火的、食不果腹的生命危机等等细节的刻画来展现人物在巨大的历史和中的坚韧、顽强与包容,突出了人物性格的,但也从侧面体现了历史带给个人进步的同时也存在对创造它的人类的。最后,莫言还擅长通过拼合碎片化的历史片段来打破历史的必然性,体现其偶然性因素对历史的重大作用

  莫言因为跻身于底层社会很难接受到严肃的正统教育,更多的是在田间地畔听来的夸张精彩的神鬼故事或英雄传奇,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作家心中并没有真正的历史概念,而只有传奇,相反这种传奇化了的历史在某种程度上却更接近历史本来的面目,增加了历史的趣味性。在莫言的笔下这种传奇化了的历史首先既表达了历史细节的真实,而非概念的真实,也表达了历史人物形象的真实,这是一种生动的,具有明确叙事视角的历史表达。因为,小说创作是一种高屋建瓴式的整体创作,在宏观的叙述中忽略了微观的刻画,在小说中大多是英雄群像却很少有对个体人物的细致刻画。因此以莫言为首的新历史主义反其道而行之,聚焦于人物个体,致力于书写细节的真实,从而增加历史的丰富性和生动性。在莫言的新历史主义小说创作中,大都架空了历史,将人物置于历史的中央,通过人物的命运和性格演变来建构历史

  “反人性”即人性发展的规律,以外在强力强制性地干预人性的健康发展,从而造性的严重扭曲畸变,这种外在的强力大多是不可抗的,例如历史、、战争之于人的无可奈何,莫言的作品对完美人性的讴歌和对人性发展的都一针见血,而且莫言是一位于现实人生又具有反思性的作家,他的作品不论形式、内容、风格如何天花乱坠千变万化,而人及人在历史现实面前的生活情状以及情感流变才是他关注的主题

  莫言通过人建构起来的生活背后表现得也是错综复杂的人性,当这种普世的情感出现异变和扭曲的时候 ,莫言就义正词严地发出了他的之声。在莫言的作品中最典型的就是作者对历史反人性的,莫言笔下的历史多是被解构的历史,是从历史的最直观承受者老百姓的角度来审视的历史,这样的历史脱去了正史的,而多了一些真实。无疑,在莫言眼中的历史事实是加之在老百姓头上的第一元凶

  “种的退化”即通过人类一辈一辈生命力的不断衰弱来体现一代不如一代之意,它不仅是莫言小说创作中一个颇具原创性的叙事情节和重要的叙事主题,也是莫言生命意识的最初萌芽,表达了他对生命的独特认识和反思。当然种的退化只是作者运用的一个隐喻,而背后作者对这种民族生命强力越来越羸弱表现出的疾首的,借以民族强健生命力的回归才是作者的终极追求

  莫言通过对家族原始野性的,来化解家族现代困境的窘境,以达到重建民族昂扬奋发的“红高粱”。以种的退化的来达到对民族、历史、现状的,从而引起反思和疗救的注意

  莫言往往对过度进行,在《疲劳》门金龙对的过度欲求可以让他、超越纲常和法律的界限,最后落得个人灭的;在《檀香刑》中赵甲也沾沾自喜于是为国执法,任何法律的实施都需要他们来实践,于享受万众聚焦的而至极,最后也是悲惨收场;在《红树林》里林岚的父亲也因为对的渴望不惜将自己漂亮的女儿嫁给智商不足三岁的智障,莫言通过塑造极端权欲化的人物群像勾勒了一个魑魅魍魉的灰暗世界。其次,莫言对食欲和性欲的,在《四十一炮》里罗小通对肉有着渴望和噬肉的冲动,肉成为了他衡量一切的标杆,他讨厌母亲是因为母亲五年来从未让他沾过油汪子,生活节俭到吝啬,而他对父亲的依恋也是建立在父亲能让他大块吃肉的基础上。最后,是莫言对欲的,在《酒国》中莫言将这种基本化发展造成的社会后果和人性的扭曲畸形叙述到极致,小说通过环中环的叙述结构,将人性的面汇集到一起,表现了在一个至上的的社会情状里面,除了官员想谋取,连每个社会都渴望通过非正常的手段来占有

  魔幻现实主义往往在故事叙述中糅合想象、和传说,通过象征、意识流蒙太奇等手法营造神秘氛围,旨在以神秘的气氛和荒诞的故事情节呈现和讽喻复杂的社会现实

  a。莫言的创作中,更多的受到了六朝志怪、唐传奇、明清笔记的中国本土魔幻传统影响,他的魔幻是一种想象,也是一种记忆的生长与对复杂现实的反弹

  在莫言的作品里,鬼怪故事、奇人异事层出不穷,各类畸形变异的人物随处可见。如《疲劳》当中一出生就患有怪病的大头儿;《丰乳肥臀》中上官金童、三姐身上出现的异食癖。总而言之,魔幻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让莫言打破了自己思维的壁垒,开始放开手脚进行“天马行空”式的创作,由此创造出了各种带有魔幻色彩的作品

  莫言是一位从主题形式到语言表达都充满想象力的作家,并且他的想象力不拘于常态,不易于把握,充满了儿童式的跳跃与猎奇性。他的想象只是一件包裹深邃内容的多彩外衣。基于独特的地域文化熏陶和成长的影响,异彩纷呈天马行空,就像儿童的思绪不受控制,莫言飞扬的想象力也是不受控制的

  莫言是一个有鲜明主体性的作家,强烈的主观情感表现在文本中,就常常创造一个情感丰沛的叙事者,如《春夜雨霏霏》中的妻子、《红高粱》中的“我”,这样的叙事者一般不会按部就班地从头到尾讲述故事,而是更加注重自身情感状态,并以主观的情感流动来选择故事情节,从而造成一种叙事略显散漫和破碎、故事前后交错的叙事结构,这样的结构就形成了一种时间流动的小说时序特征。这样的叙事特征常常使小说情节流于碎片化,但莫言的主体性和情感浓度不仅有效的弥合了叙事上的散漫破碎,而且也让小说充满了抒彩

  这种时间流动的时序模式,具体表现为“书信体”小说和“倒叙结构”两种情形,前者是独自形式,让情节随着思绪延展而不断被调动,后者则是由倒叙发展出一种“叙述框架”结构,二者都形成了一种“复调”的结构格局和审美效果

  莫言是一位十分重视语言的作家,他认为能被称其为艺术大师的作家就必有自己独特、鲜明、个性化的语言。因此在已有的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的语言习惯之下,莫言将传统唐诗、宋词、元曲的韵味与高密东北乡的方言土语糅合起来,形成了一种流畅飞扬的语言张力,更为重要的是莫言融会贯通了民间戏曲、民间口头艺术家滔滔不绝的言说方式,形成了一种一泻千里泥沙俱下的语言定势,而莫言不仅在审美上大俗即大雅,在语言使用上也是旁支斜出、信马由缰不受任何语法逻辑,经常将多种言说形式杂糅,使其在极度的状态下叙述故事

  他的语言在地域的、文化的和个人习惯使然的综合作用下,不仅充满了民间泥土的气息,给人一种毛茸茸的鲜活感,也打破了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文坛流行的以中规中矩的“翻译腔”来写作的弊病,对重新确立属于民族的言说方式发挥了重要作用

  莫言笔下的硬汉是草莽英雄式的硬汉,他们的硬汉跟主义无关、跟无关、跟价值无关,只是天生的胆气足或者一种原生态的生命力的迸发。例如余占鳌,他与花脖子、黑眼、冷支队、胶高大队的争斗不是出于任何的观念或者原则,而是像非洲草原上的狮子争夺领地,只以力量大小分高下,不以的对错判赢输,甚至他的抗日也不是出于救国,只是因为日本人杀了他的情人,毁了他的家园,是一种血性的复仇;孙丙的抗德也出于大致相同的原因;钱雄飞的刺杀袁世凯也带有江湖义气、为朋友复仇的色彩。很多时候,他们的勇气是一股血气之勇,是亡命徒那种与生俱来的不怕痛、不怕死的悍勇。在莫言的硬汉身上,不难看出《水浒传》和《三国演义》里鲁智深、李逵、张飞等草莽英雄的影子

  莫言的军人常为所苦。《金发婴儿》中某部孙天球和《怀抱鲜花的女人》中海军上尉王四是在军队生活中备受的人。作为军官,他们衣食无忧,口腹之欲对他们的孙天球对于的首先表现为一种严格的压抑。他自己三年不曾跟妻子相聚,而对士兵们则大力禁欲的观念,消除他们对于女性的向往。他战士们观看军营附近的一个裸女塑像,然而,在战士们观看裸女塑像的同时,他自己对于女性的却被激活了。孙天球和王四这样的人物形象使人们看到军人虽然因为军队的特殊生活而能在一定程度上压抑性,他们与普通人一样有七情六欲,他们也可能不了的力量,也可能会成为的奴隶

  莫言笔下的是以的形象出现的。但这些不是团伙,也不是阿飞,而是满口官话、戴着官帽的公家人。如《白棉花》中的国家良支书是这类人物的一个突出代表。他势焰熏天,不可一世;如《红高粱》中的那个支书取消了80岁孤寡老人耿十八刀的五保待遇,让他饿了三天,最后在饥寒交迫中倒毙在雪地里;《欢乐》中的那个村主任带着一帮做,到农民齐文梁家里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把齐文梁尚在月子中的老婆像抬猪一样抬去结扎了;《天堂蒜薹之歌》里的开车撞死农民一人一牛,却只赔偿了三千元了事;《粮食》中那个生产队的王保管利用妇女们磨面的小小,偷了几把豌豆的妇女

  莫言从的角度着手,写女性形象的性吸引力,几乎每一个女性人物出场,都伴随着关于她们丰乳肥臀的描写。正如有的研究者所指出的那样,小说在塑造女性形象时,更多的是将审美视域聚焦在她们的乳和臀上,而很少在其他部位驻足凝眸。对女性自然本能的与激赏如同莫言的奇异感觉文本

  这类女性往往都是青春年少的有夫之妇,旺盛的需要,感情的空白需要填充,她们遭到丈夫的冷遇,于是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如《红蝗》中的四老妈的丈夫四老爷移情别恋;《金发婴儿》中孙天球三年都不肯回家探望妻子,他的妻子紫荆渴望爱抚却无法得到,她最终投入研究她、倾慕她的同村的青年黄毛的怀抱

  莫言的作品植根于古老深厚的文明,具有无限丰富而又科学严密的想象空间,其写作思维新颖独特,以激烈澎湃和柔情似水的语言,展现了中国这一广阔的文化熔炉在近现代史上经历的悲剧、战争,反映了一个时代充满爱、痛和团结的生活。

  莫言先生是当代中国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他以独特的写实手法和丰富的想象力,描写了中国城市与农村的真实现状,作品被译成多种语言。莫言先生的作品引导亚洲未来,他不仅是当代中国文学的旗手,也是亚洲和世界文学的旗手。

  他(莫言)的小说充满方言,可以彻底看到村落的经验是如何给人充沛的生命力,最泥土的人就最国际。

  莫言是一个想象力和创造力极为丰富的人,善于找到具象的语言跟情节,展示自己对于历史和现实的参照。哪怕是一个极小的题目,只要莫言对此有独特的见解,都能将之变为一个很大的架构,同时作品语言行云流水,很了不起。

  莫言是一个创造力很旺盛,想像力很丰富,每部作品都不重复,非常具有探索,有巨大创造能量,不断挑战的作家。

  莫言属于才华横溢的作家,他透视社会人生和历史的视角,非常独特,语言又恣肆狂放,好似掩抑不住内心汹涌的要表达的东西。

  他(莫言)的作品量大质高,既乡土又魔幻,既传统又先锋,创作勤奋又勇于探索,吸收消化得都快。

  在一个更广大的时空范畴内,他(莫言)以野性对抗污染的人类文明,着力表现人在面对形形色色的意识形态的挤压的同时,如何自身的和力量。

  百度百科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免费)参与修正。立即前往

  余华曾说:“从文学的标准来看,莫言起码可以拿10次茅盾文学奖了。因为90%茅盾文学奖的作品都比不上莫言最差的一部。”今年的诺贝尔奖各大奖项在最近陆续公布。至今,莫言仍然是唯一的中国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因为这项荣誉,他在这7年里经历了很多。泡枣儿

  

【优遇宝】让您资产快速增值 泰国娜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