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名家专栏> 文章内容

吴晓波对话恒天财富股份董事长周斌

※发布时间:2022-6-17 20:16:34   ※发布作者:佚名   ※出自何处: 

  近日,由财经作家吴晓波联手恒天财富恒乐汇共同推出的《吴聊夜话·财富篇》系列直播节目,落下帷幕。

  在收官直播中,恒天财富股份董事长、中植基金联席董事长周斌作为压轴嘉宾,与吴晓波老师以《周期与“搞钱”》为主题,从财富管理市场的变化、投资理财方式、基金投资要义等方面展开探讨,分享自己的见解,助力投资者打赢“2022年财富战”。

  尽管市场短期有所波动,但中国资本市场长期向好的趋势并没有改变,投资是一件的事情,长期持有是正确的方式。

  的一件事。短期看情绪,今年黑天鹅事件确实比较多,我们经历了很多小概率事件,但这应该只是阶段性的,或者说是众多因素叠加在一起的偶发阶段,我们不能把一些波段性事件当做长期趋势去看。

  而且当下来看的话,应该还是处在一个黎明前3:30—4:30的阶段。接下来,天是不是会再暗一点、再冷一点,短期内都说不准,但是太阳一定会升起来,而且目前看,应该不会等太久了。

  吴晓波:对。因为下半年产业也好,消费也好,资本市场也好,或者国家的救市政策也好,大部分都看得清的。那现在最看不清的事情是特殊时期。到底什么时候会结束,以怎么样的方式结束?第一看不清楚。第二我特别同意你讲的情绪。那么周总想问你,在当前投资风险厌恶值已经到了顶峰的时候,市场有没有到底?现在是不是进场的好时间?

  周斌:从3000点来说,市场多年的行情证明,每次在市场3000点的时候去买入的基金,持有到今天都会有非常好的回报。

  2007年3月19日,如果买入偏股型基金的线日买入的线点并不代表什么,现在的3000点跟之前其实已经有很大的区别了,但是可以给我们一个参考。

  梦见钱包丢了

  周斌:首先,在规模方面,不要选过大规模的,最好不要超过200亿,甚至不要超过100亿。因为基金超过200亿,可投资标的就很少了。第二,不要去持有太集中持股的基金。第三,要知行合一。知,我们要看公募基金的投资,我们是不是认同。行,看它的投资过程当中,是否是长期基于对客户负责任的投资行为。有一句话叫做不要爱上基金,但是要爱上基金经理,就是我们要对基金经理有充分的信任与了解。

  周斌:在每个季度的基金季报里,对它的投资、盈利来源,以及未来的投资计划等都会有详尽地披露。同时,很多机构会组织基金经理以线上或者线下的形式与投资人进行深度沟通。作为投资者,我们要利用一切线上、线下的机会,去充分了解基金成绩的背后团队,甚至了解这家公司的情况。

  投资不是单打独斗的事,还是要依赖专业机构去开展专业的投资。其实在美国,70%居民是通过投资共同基金、对冲基金来开展财富管理的。很少有自己做股票的。

  吴晓波:基金顾问公司它的用户选择是怎么样的?比如我是一个送外卖的小哥,我能够享受这个服务吗?

  周斌:从前年开始,监管部门已经发放了公募基金投资顾问牌照,现在很多机构,像证券公司、银行、第三方,都有这样的基金投顾产品。而且有很多是工具型、配置型,比如说工薪阶层买这个基金就是为了未来养老的,每个月买1000块或者2000块。现在国内基金投顾产品规模大概有800亿到1000亿。对于私募投资来说,服务机构很多已经推出“人+科技”的资产配置方案解决,而且有持续的投后陪伴服务。

  吴晓波:如果去年年初买了100万基金,到现在亏了15%,它有几种选择,第一,等着基金经理翻盘,第二马上撤,换一个基金经理;第三加仓。三个选择你觉得应该怎么样?

  周斌:还是要增加配置,增加一些与这个基金经理风格有区别的基金组合,完善自己的配置,减少波动。

  周斌:我觉得坚定信心、坚定持有吧。在现在这个阶段,如果说止损离场的话,是让人很惋惜的一件事情。

  基金投资是一件非常的事情。第一,基金投资的正确方式就是要长期持有,加上适合自己的组合配置。

  如果自己没办法去挑很多基金的话,可以去买基金投顾产品,买FOF产品,让基金经理帮你去做最优组合,长期持有,最少要3年-5年的时间,这是从投资的方式来看。

  第二,从基金管理机构服务机构来看,前期行业确实有劣币驱除良币的现象。前不久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对一些短期行为也做了一些和要求。

  整体来看,做基金赚钱这个事应该是一个大家共同成长、共同学习、共同进化的过程。从发达市场验证来看,将权益资产作为配置的一部分,已经是居民财富管理的主要方式。我想大家还是要去看待投资,因为财富是需要去管理、去投资的。

  吴晓波:对比中美居民股票型基金平均持有时间,我们发现中国2021年的平均换手率是241%,基本是不到一年换一次,而美国2021年权益类基金的平均换手率是32%,单只基金持有时间大概是4年。从数据可以看出,中国的基民更倾向于“赚快钱”,想问一下周总,相较于“赚快钱”,“长期持有”到底可以带给我们什么?

  周斌:在当前充满不确定性的市场中,在这里有三个“确定”想和大家沟通:第一,随着特殊时期的再度平稳,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是确定的;第二,在当下高通胀的下,不投资等于贬值也是确定的;第三,回顾历史数据,无论是公募基金还是私募基金,投资者持有时间在3年、5年以上,赚钱的人超过90%,收益率跑赢通胀以及银行存款是确定的。由此可见,长期投资最大的要点可以总结为八个字:规避人性,封闭运作。其实做投资就是一件逆人性的事情,这也是巴菲特所说的,别人恐惧的时候我,别人的时候我恐惧。赚钱总是少数人的事情,而少数人赚的就是多数人人性的钱。

  那么普通投资者如何做到“规避人性,封闭运作”?交给专业机构、交给基金经理,其实是规避人性的好办法,至少在人性开始发挥作用的时候,有一个人能给你的引导,来对冲人性作用下不的抉择风险。

  吴晓波:现在市场上有很多基金经理,不同的基金经理有不同的风格,有偏价值型的,也有偏成长型的,那这么多风格的基金经理,我该怎么选择?

  周斌:相较于短期的择时或者择股,我还是希望大家能从长期的角度做均衡的资产配置。国人对投资的耐心,最好的体现是在房地产投资上,据有关数据表明,我们中国人持有房产的平均时间是6.3年,但是持有基金的时间仅仅只有0.7年,不到一年,对比非常明显。希望大家可以将投资房地产的心态平移到投资权益资产上,这样可以大大提高投资胜率,如果大家觉得很难做到,不妨考虑配置一些封闭型的基金。

  相比简单地问这个基金今年赚了多少钱,不如先问持有基金的时间,对比同期市场的指数收益,看看自己的基金有没有跑赢市场。

  此外,我觉得现在是长期布局权益市场非常好的时间点。从过往的历史数据来看,越是在恐慌的时候,未来基金年化收益较高的概率就越大。这也是我们一直提倡逆势投资的原因,因为逆势时候的价格会更便宜,不管是股票还是基金,基金经理的挑选余地也会更大。

  周斌:其实我有一个567的想和大家分享下,当我们挑选一只基金的时候,从收益率的角度去挑选,首先,看一看这个基金最近一年的收益率,比如说偏股型的基金,看一看它的排名是不是超过50%的分位,比如一共3000个产品,它如果排名在1400,这就是超过50%,这是“5”的意思。以此类推,再看一看它最近两年,是否超过了60%,最后看看最近三年是否超过了70%,符合567这个标准的同时,基金规模最好在200亿以下,这是我的一点。

  吴晓波:提一个非常具体的问题,假设一个年龄30岁,家庭收入50万元,拥有500万元金融资产的新中产,对于这样的人而言,该如何进行资产配置呢?需要遵循遵循哪些原则?

  周斌:如果这位新中产是比较积极进取型的投资者,从长期布局来看,我们权益类资产的配置比例应该超过70%,另外再配20%的债权类的资产、10%的现金类投资,希望构建一个偏进攻型的组合。而这些都是建立在对客户资产情况全面的认知上,比如在做投资之前,我们都会问清楚客户这笔钱的用途,是要花的钱还是要赚钱的钱,还是保障的钱。根据客户的情况,我们再去为客户构建投资组合。除此之外,还会根据客户的年龄,去规划权益资产的投资比例,随着客户年龄的增加,适当降低权益资产的比例,进而实现风险平衡,当然这还要根据个人的情况而定,制定适合自身情况的资产配置方案。

  吴晓波:还有一个问题,关于美元和人民币的问题,在下半年的资产配置中,很多人对于人民币的贬值预期担忧增加,想要配置一些美元资产,应该怎么配置呢?

  周斌:其实当前国内在这方面的产品选择还是比较多的,也比较成熟,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在岸和离岸配置。人民币想做美元资产配置,可以通过QDII基金去实现,去投资海外的能源、医疗产业等。在有很多优秀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已经申请到了资产管理牌照,在发行一些私募基金,投资范围包含信贷、中概股、美股等,这些基金也比较适合民币的离岸账户去投资,产品也比较丰富。

  周斌:当然可以理财,特别是当下去投资一些权益类资产是不错的选择,可以通过定投的方式,留出生活必须的资金,将剩余的钱进行投资,比如每个月拿出几千块钱去做基金定投。

  吴晓波:如果我是小微企业主,今年以来因为特殊时期影响,我的生意很差,但是我之前买了些理财产品,这时候我该怎么办?我应该把理财产品卖掉去救企业还是说继续拿着?

  周斌:对于小微企业而言,现金流非常重要,若当前企业非常需要资金去维持运营,那只能卖掉理财产品了,反之,还是大家继续持有。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小微企业主的投资需要把家庭资产与企业资产做好区隔,以免出现家企混同的现象。虽然当前大家的情绪普遍比较悲观,但是这次的特殊时期也让很多人开始意识到工作收入之外的理财投资所创造的现金流的重要性,更多的人开始要注重财富管理这件事情了,我觉得这是好事,相当于给大家集体上了一次投资者教育的风险课。

  吴晓波:过去几年中国高净值人士的家庭资产平均增长速度很快,有一组数据表明,家庭可投资资产在800万以上的高净值家庭人数达到300万以上,可掌握的总财富规模达到了90万亿人民币,体量巨大。在这样的背景下,你认为未来这段时间财富的悬殊会拉大还是会缩小?

  周斌:从发展进程来看,差距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当然这不是所希望看到的,所以也提出了三次分配、共同富裕等政策去缩小差距,通过税收调节和慈善去调节这个矛盾。就像4月份,国家也推出了最新的养老投资政策,鼓励大家通过银行、基金销售机构去配置一些养老型的投资理财产品,进一步提高退休后的生活水平,让老年生活更有保障、更有质量。这也是一种抵御老龄化社会危机的方式。

  吴晓波:最后一个问题,长期来看,我们可以确定中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但是短期内的投资风险点又有哪些呢?

  周斌:我觉得影响未来投资的变量大概有三个:一、特殊时期变量;二、社会融资总额变量;三、经济政策变量。目前来看,特殊时期和经济政策是比较明确的,随着特殊时期的好转,我们的经济,尤其是实体经济迎来逐步复苏。与此同时,国务院此前推出的六个方面33项稳住经济大盘的政策措施也将逐步推行落地,助力经济复苏。很多行业在经历过发展过程当中的调整之后,还会重新一个比较好的上升通道,我们也可以有一个比较好的期待。

  特别提示:本内容仅代表嘉宾个人投研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或邀约,不构成任何产品宣传、推荐,不构成亦不应被理解为任何形式的或承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设计图库 炭黑产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