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名家专栏> 文章内容

陈丹青:莫言获靠的不是作品而是因为中国的强大

※发布时间:2021-3-23 19:27:06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人的看法总有偏颇,我们无法评论好坏,对错,毕竟人是情物,对很多事情都有着自己的主观色彩。

  就拿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来说吧,在很多国人都庆祝莫言拿的同时,还有一部分人持着不同的意见,比如陈丹青,他就认为莫言能够获,全凭中国国际关系的强大,同时他正好是一个中国人。

  陈丹青的这个言论,就是在说莫言获并不是因为他自己的才华而是因为他足够幸运,获得诺的时候中国实力越来越强大。

  首先莫言是个作家,文学家,陈丹青的评价是完全否认了莫言的努力;其次,诺贝尔获取与否,它或许和国家沾一点关系,但不是说完全依靠,毕竟诺贝尔的颁发又不是博弈现场;最后,还有人评价说莫言能够获,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迎合了人审美,才能够顺利地获得了诺,但一个人的风格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最后形成固定风格。

  “日日行,不怕千万里;常常在,不怕千万事。”天天向前走,即便千万里,也不嫌远;常常动手做,纵有千万件事,也不畏难。

  常常有人说,要笔耕不辍。莫言作为一代大师,有很多脍炙人口的小说,比如获得诺贝尔文学的《蛙》,它讲述了中国农村的生育问题。

  他的小说中,充满了浓郁的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就连在获时,组织称赞他也是说“通过魔幻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

  在他的书中,我们能看到他的家乡高密,看到农村面貌,也能看到浓厚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然而,莫言是怎么一步步踏上文学的道呢?

  1955年,莫言出生于高密市东北乡文化发展区大栏平安村,三十一岁时开始发表第一部作《春夜雨霏霏》,又因为《红高粱》而致整个文坛轰动,从此了他一顺风顺水的道,并且由他担任的同名电影也获得了电影节的金熊。

  而如此优秀的一位作家,倘若有一天他名声在外,必定是长期积累形成的,而不是一朝一夕,突然之间就能够成名。

  有人说,他的作品符合文化的审美,或者说是迎合文化,但确实如此么?一个人的文风是形成,定要经过积年累月的经历,而不是说什么就是什么。像别人口中的特意迎合读者,这一点却是不作数的。

  陈丹青早在2008年就预言过,中出诺贝尔得主,但不会是大师了。他的意思是说,中国能够出现诺贝尔,完全是因为国家关系,而和本人没有任何关系,像这样的评价,完全否定了一个作家的价值,是不承认作家有任何贡献的。

  所以就在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时,各种就将话筒对准了陈丹青,而他也很坦言,说自己没有读过莫言的作品,而且只是围绕着诺贝尔这件事进行讨论,说诺自从举办以来,已经有了一百多年的历史,而中国在日渐崛起,为了能够展现对中国的重视,诺也理应颁发给中国,陈丹青的意思就是说,诺看中的是国籍,而并。

  像于丹,他说于丹会说漂亮话,像个外国神父,还说对余秋雨最多的意思就是尊敬了,可以说他的说法很犀利,但这也只是他个人的看法。

  其实真正不了解莫言的人,甚至连他的作品都没看到,这种做法本来就有偏颇,完全不用因为他的评论而否认掉莫言作为一个作家的价值。

  就像莫言一样,本来就是一个人物,处在的风口,被人评论是在所难免的,不要特别“在意”。

  无论承认与否,国家关系一直和个人有着密切的联系。在我们的学习课本中,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无处不在都有关于国家与个人的关系定位。

  其实无论哪个国家,哪里的个人,从来都是离不开国家的,出生、死亡,都与一个国家有着关系。所以,对于诺贝尔文学获得者莫言来说,陈丹青就说了他的获和国家有着关系。

  应该是有着关系的,但不能说全部都有关系,而只是部分,同时莫言自身的实力也是让他一举获得诺贝尔文学的关键。

  诚然,诺贝尔文学的颁布不是依靠因素,但换句话来讲,如果有一个国家,它是存在的,但是不为人所知的,你说诺贝尔会知道它么?不知道它怎么去颁布诺,或者读这国人创造出来的作品?

  也只有一方逸华有孩子吗个国家能够崭露头角,这国人的作品被人熟知后,才会有条件决定是否给你颁布诺,因此,莫言的成功,其实是有一部分国家的因素的,是国家的强大才让他的作品展现给国外的人看,使他们产生共鸣,从而获。

  我们从来都不应该否定一个国家的作用,国家之大,它就像一个舞台,给国民以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莫言获,不能全面否定或者全面肯定国家的作用,但有一点是真的,国家确实助力了莫言的成名。

  莫言说,一个人一个活法,就从这句话中就能看出,莫言是个通透的人,他不在意别人的评论,毕竟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看法,干嘛要一样,做自己认为不喜欢或者不正确的事呢?

  人就应该为自己活着,从莫言写作到现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他写他的作品,读该读的书,从不纠结为什么能获,外人怎样看待他,他的思想,性格其实早就已经渗透到了自己的作品里,他能够获得诺,也是国际对他几十年来的所做所为进行的一次认可。

  但他很会做自己,是个“特殊化”的存在,说人敢说,敢做,不遮掩,正大,在评论莫言获得诺一事上,他没读过莫言的作品就妄自菲薄,是有不对,但在诺的本质上他或许还是有些观点的,即使莫言获并不全是因为国家,但也和国家有着关系。

  我们看待清楚国家与个人的关系,不要否定和肯定任何事物,而是辩证的观点去观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OC资讯网 okex 泰国娜莎 【优遇宝】让您资产快速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