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财富人生> 文章内容

罗振宇:《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1月28、29日)

※发布时间:2021-3-9 16:26:57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做梦洗头主持人:OK,虽然我不完全赞同罗振宇的观点,但是也作为我们两个都是你说的,U盘化的人,他说的绝大部分的体验我都有。你现在,而且大家注意到,罗振宇说的时候,经常说到互联网、互联网、互联网,那么接下来工作其实跟互联网业有关系,对吧?那我们看一段视频,现在已经的,贵州卫视和腾讯网一起合作的一档栏目(《领航客》),而他在里边担任非常重要的角色,看一下。

  罗振宇:我个人有一个阶段性的结论,就是我认为电视是一个加法逻辑,而互联网会是一个减法逻辑,因为电视是给定一个的资源,渠道资源,让你去获得更多的关注,所以我们过去的做电视节目策划的方式呢,就是往里做加法。

  比如找一帅哥,找一个刺激的话题,现场找一个矛盾,最好让嘉宾站起来唱一首歌,然后如果出现几个评论员,再有一些很棒的观众提问,就是不断地往里加收视要素,就能策划出很棒的节目来,所以你看现在的大型节目基本都是这个逻辑的产物。可是你会发现互联网上这个逻辑是溃败的,互联网上实际上它是一个受众发起的需求,这个需求往往它指向一个清晰的关键词,关键词越清晰的视频被搜索到被应用到,在时间当中勾勒出一个长尾的可能性会越高。

  我经常讲的一个比方,你比如说郭德纲,郭德纲在电视(《今夜有戏》)上你可能要给他配一个春妮儿,配几个徒弟,然后做很多的要素的叠加,把它变成郭德纲来参与的电视节目。可是如果在互联网上我要搜郭德纲的相声,所有这些东西都叫录语,你都给我闪开,我只要听郭德纲的相声,全集、单口,顶多加一于谦结束了。所以说互联网上,它往往需要特别清晰的关键词,而且针对特别清晰的需求,而且需要特别大的量,这三点是我觉得现在互联网视频才能接受的节目样态。

  所以我在《中国经营者》的后期,大概我干了一年之后,我就跟我的制片人商量,我说我们加一个东西,就是每一个节目后面我要加一个我的个人的3分钟的对这个采访对象的评论,

  就是个人脱口秀,当时我就认定个人脱口秀是今后视频发展的最主要的方向, 因为它是一个非常清晰的关键词,然后它的富形态最充分。它既可以是电视,也可以是现场演出,

  于丹、易中天这也不说了,其实最典型的,把这条走得最通的是。他既做电视,然后平时出去,然后他每个月出一本书,然后他有一个团队,实际上他就是一个超级结点,

  就是这种方式,未来是主流,所以作为我们这些传媒人,你唯一的生就是形成自己自己就是这个社会的一个结点,这就是自的感觉。

  罗振宇:对,有影响力的自。所以《领航客》这个意思,就是讲课嘛,公开课,其实就是中国公开课。

  罗振宇:最后我还要完成一个任务,今天的对话,就是今天的《奋斗》,你要给我们《奋斗》支支招,这是我们编导特别想听到的一部分内容,也是我们观众看《奋斗》的观众想知道的。

  罗振宇:可以。我认为《奋斗》是我目前看到的,在传统做的节目当中,最具有互联网的特质,而且最具有互联网的野心,也把这个实践做到了八成的一个栏目,这是一句好话。

  罗振宇:这句好话的是一句,就是你们处在电视的逻辑和互联网的逻辑的双重之中,而你们至今仍然没有作出最终的战略抉择,就是请问你们到底是一个互联网节目, 还是一个电视节目。我在乎的恰恰是在网络上的价值,就作为一个受采访者,在网络上的价值,所以我觉得既然你们已经想了这么多,做了这么多,实践已经推到这一步,不妨真的就按网络视频的逻辑,去把《奋斗》这个栏目推下去。

  那网络的逻辑是什么?网络有一个,就是它把整个人类的所有生产方式了,它是从需求倒退的,请问看罗振宇这一集《奋斗》,为了什么?如果是为了听他小时候那点事吗?

  罗振宇:对吧。可是网络的逻辑,那么罗振宇的《奋斗》,这一期节目,他应该处于什么样的需求?那如果我去操作的线个罗振宇这样的人,首先要达到海量,

  然后我要把它变成一门课,叫《所有从业人员不得不听的100个人物的创新故事》,我会把它变成所有中国新闻院校一年级学生,老师指定课余要看的视频。可能是100个小时,

  我会堆积100个这样的东西,那么我这一集,它就找到了一个立足点。说白了互联网是从需求推动的一个收视行为,它不是用供给者来定义的收视行为,所以我觉得第一是量不够,我们现在量不够。

  第二我觉得操作成本太高,如果是我来操作的话,我会把操作成本至少要降到现在的五分之一,这样才能更大量的生产;然后第三,我会完全按照受众的需求的逻辑,去设置我的节目的系列。其实本质是一个逻辑打架的问题,就只要逻辑且清晰,大家都是聪明人,

  都是干这行的,怎么做这个非常简单,关键是你站位对不对,你的愿景对不对,你到底要做成一个什么样的节目。

  主持人:好,大家听完罗振宇的这个构想,我问问大家,你们都是学这个专业的学生,你们是觉得更愿意看我们现在这种形态呢?还是愿意看罗振宇刚才说的那种形态?哪种?前者还是后者?

  热心观众:我想就是从主观的一个受众者的角度,我肯定是愿意主动在网络搜索,像您100个什么样的成功案例,可能是会这样,从我免费来获取的角度,这样是对的。但是我不知道您这样做,即使(成本)压缩到五分之一,那这个钱从何而来?制作成本。

  罗振宇:您问的问题非常好。因为传媒业在我看来,它的整个的自己的产业链,会面对一次绷紧,就传媒作为自身产业链,社会不存在了。那么在互联网时代,传媒将会成为一切其它产业的价值源头,它会嵌入到其它产业链当中去,互联网就是这个好处。因为它是人的联合,人的每一个人性和技能当中的闪光点都有可能被互联网挖掘出来,然后去兑现成价值,去嵌入到你所可能去嵌入到那个产业链当中,所以我觉得未来的视频产业,将会远远地,它的概念会远远地大于我们现在的电视产业,也会远远地大于现在所谓的娱乐产业。

  主持人:刚才我们听到的所有的描述,都是他自己讲自己的经历,和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自己的志向。我们看看从一个朋友的眼中,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吴晓波的眼中,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来。

  吴晓波:我跟他认识是在我做《中国经营者》节目(主持)的时候,一开始(他)是一个电视人,我后来接触到今天,我觉得他更是一个人。然后他是个特别聪明的人,他的语言表达能力是超强的,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老罗他的善良,和他的胖子是刚刚成反比的。

  老罗经常是采访别人,这一次被采访,估计也挺紧张的,希望大家能够通过《奋斗》这个片子,能够看到一个非常真实的可爱的励志的老罗。

  主持人:都是聪明人,说的都是很到位的话。最后有几个词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个是提到过的电视围城,如果那是一个围城的话,你现在也时不时溜达回来,在城里呆会,比如现在就是在围城里面,对吗?里面的人想出去,你自己已经出去了,对吗?你觉得,这么说吧,在城里的人应该怎么办?包括他们在城外的吗,我们学播音主持专业的年轻人在城外应该怎么办?

  罗振宇:是这样,围城实际上是一个。城墙已经不在了,只不过你以为它在,其实已经不在了。电视本身已经不是一个产业,电视只是现代的互联网内容生产当中的一个技术手段,

  音频、视频。所以我就说没有围墙,没有围墙,哪里都是全部,一个在未来的一个人,你既要能写也要能说,要会表现,会电视的所有的表达的工具,包括文字的、图文的,

  主持人:好,谢谢你。来我们节目给我们节目的,最后一个环节,请在你这个大照片,写上你今天的感受,你最想说的话。

  罗振宇:如果你不活在趋势里,不去判断趋势并且勇于否定自己,然后跟住趋势,这很可能是过往30年和今后30年,中国最大的人生悲剧的源泉。

  主持人:好,谢谢。谢谢罗振宇到我们节目来,谢谢。希望他的故事能够帮助大家找到寻找趋势的能力和抓住趋势机会的勇气,谢谢。

  

OC资讯网 okex 泰国娜莎 【优遇宝】让您资产快速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