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名家专栏> 文章内容

创格局者 吴晓波忆激荡30年

※发布时间:2019-4-2 4:27:56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面对复杂的新,我们更应该回归新闻专业主义的核心和真谛,这是我们这些两岸四地华语人的历史责任。”

  又是一年“乌镇时间”。12月3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正式开幕。本届大会的主题是“发展数字经济促进共享——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譬如三十年前的1987,中国的第一封电子邮件“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过长城,世界)”从发出,就像一个预言,工业化方兴未艾的中国,勇敢地登上了互联网第四次工业的首班车。

  尽管彼时大多数中国家庭才刚刚开始把看电视列入晚饭后的最佳消遣方式,中国果敢将自己编入了世界的网络。历史向后翻,之后的三十年,互联网改变了中国,而中国的互联网正在改变世界。

  从国家启动的技术研发,到第一批互联网创业者殚精竭虑地学习、借鉴、创新、本土化,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与计算机教育同步开始的全民互联网启蒙,到今日拥有7.2亿网民,从第一次在虚拟世界与千里之外的陌生人对话,到虚拟化的生活场景成为生活不可取代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跟随着国外互联网技术创新的脚步,到让世界惊叹的互联网“中国速度”,在互联网构建的巴别塔上,中国的创格局者们乘风而上,推动和改变了1987年之后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乃至世界影响力之中诸多根基性的因素。历史裹挟,却总会为那些激流勇进之人留得弄潮的天地。

  在中国第一本商业史著作《激荡三十年》中,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用他经过专业新闻训练的、精准而洗练的笔法写道:互联网是一个机会,是唯一一个年轻的中国公司全面战胜跨国公司的机会,他是一道光,了一代人的光荣与梦想。

  中国互联网三十年,中国人发起和主导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有着六千年静谧悠长历史的江南小镇乌镇在一天之内聚起了世界互联网的半壁江山,人类最前沿的科技智慧在这里迸发交汇,就像吴晓波预见的那样,中国人勇敢把握住了互联网带来的绝妙契机,这一次,站在了世界的中心。

  同一时间,凤凰网就中国互联网三十年主题专访了吴晓波,当问及吴晓波想用怎样的词汇来描述这三十年时,他略沉吟了片刻,“还是激荡吧”,他说,“它也是一个从零到一的创世纪过程。”

  三十年来,中国人在黑白电视机前目不转睛的双眼已经习惯了迅速浏览网上色彩斑斓的,“互联网”这个词汇于国人而言有着信息、生活、技术、娱乐、新鲜等杂糅交错的丰富含义。

  “我认为今天的互联网还是处在一个腾讯、阿里、和百度的一个时期,”吴晓波认为中国互联网的三十年,每十年都是一个分水岭,但紧接着他又用人与信息、商品、服务、金融、零售之间五个“关系变革”给出了另一维度的划分,互联网的易变体质不言而喻。

  在吴晓波看来,正是互联网的不确定性为中国创业者带来了迭出不穷的机遇。创新曲线被压扁,这让互联网时代的创业成败都十分迅速,而在这个迅速更迭的时代的回望中,再不会有什么性的大事件会被赋予划时代的意义,“没有一个事件是一个性的东西,它是一群人不断的勇敢的探索的一个过程,”吴晓波说,“我挺喜欢这句话,‘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和老一辈企业家为摆脱贫困而勇敢创业不同,互联网一代的创业者勇敢的动力是好奇心,觉得把生命投入到这个商业冒险中常值得的,而他们的机遇在于在大学里学的东西,正赶上了一个超级大的时代,前面几乎没有先行者,他们有机会从零开始,创造一个企业,改变这个国家的一个产业。”

  与机遇并行的通常还有风险,资本驱动下蜂拥而上的创投行为让“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情状频频上演。而另一类则通常是勇于先行之人要不断面对的风险挑战,“原来后,中国企业总有来自世界的参照系和假想敌,你大概可以预见到未来3-5年会怎么样。但互联网创业不太一样,BAT也好,三大门户也好,它们最早的模型是从美国或者以色列、欧洲引进过来的。但进入中国一年以后,它就要进行自身的迭代,出现本土化的创新特点,你不知道这个创新是对是错。因为在全球找不到一个假想敌和一个长波段可参照对标物,所以必须要去赌这个东西。互联网的赌性更大,更刺激。”吴晓波这样分析道。

  十年前,吴晓波这样描述后中国的第一代企业家:他们出身草莽、不无、性情漂移、坚韧而勇于博取。

  十年后,他选择用“性”一词来形容中国互联网时代的企业家,他们高智商、高学历,对传统秩序的力更强,“所有的成功在这些互联网创业者看来,都可能是包袱,都是可以被的一个堡垒。”

  毫无疑问,这种潜质与互联网这座“无义的正在爆发的火山”相当契合,吴晓波将其进一步引申为“想象力”。

  “想象力是一种力,你只要愿意去想,这就是互联网+,对于传统制造业来说,就是观念变化造成的整个生产线的柔性化。”吴晓波说。

  性、想象力与性,在吴晓波看来都是互联网时代创业创新不可或缺的勇敢品质,使得这一代人拥有更强大的试错能力,“小步、试错、迭代、快跑”,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巨头BAT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成长起来,敢于和勇于试错的让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者得以从容应对未测的风险。

  他举例BAT,进入移动端后的百度长期陷入迷茫,而现在的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汽车是百度新的冒险和新的勇敢的开始;腾讯在3Q大战时极为尴尬,微博兴起也让其忧心忡忡,2011年,微信的出现和创新再造了一个腾讯;阿里则成功地从PC端到移动端,不断创新地着传统的制造业、服务业和金融业。

  “现在出现了很多80后90后的年轻人,不断地在创业,为什么,因为他敢想象。”吴晓波这样分析,“当新的想象力发生的时候,所有既有的优势都会被掉,所以想象力是一个非常勇敢的能力。”

  对一个伟大时代的审视不可能将其抽离大的社会背景而进行。中国互联网三十年高歌猛进的背后,是一个国家勇敢的开始与选择。

  “有一次我和美国学者交流,他们说中国还是蛮勇敢的,你看2003年居然就敢给支付宝发牌照,就敢允许支付宝在金融行业试水。”吴晓波说,“今天回过头来想,如果没有03年央行给支付宝发牌照,那么中国的电商发展就不可能那么快,不可能走一条特别的道。所以中国在互联网领域里面,很长的时间都是一个支持创新、支持变革的力量。”

  历史有其起承转合的必然性。同互联网时代的创格局者一样,中国也紧紧把握住了互联网发展的契机,在被称为第四次工业的互联网中,勇立潮头。

  吴晓波认为,互联网创业在中国制造业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应势爆发,巨大的人口基数极大地增强了互联网公司获利、创新和变革的能力,也令互联网成为近20年中国产业经济变革最大的性力量和创新性力量。”

  吴晓波认为,在这样一个普遍积极支持的中,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基本是顺利的。互联网的不确定性也使得其难以形成壁垒,也难以被国有资本进入。内外因素相汇,形成了BAT巨头巨大的推动能力。“今年7月份公布的全世界250多家独角兽公司,中国有98家,80%是BAT投资的,”吴晓波说,“三十年里来看,我觉得如果有的话,可能那个就是中国人自己。”

  凤凰科技讯(作者/阿伦)12月4日消息,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继续在浙江省乌镇举行。凤凰卫视董事局兼行政总裁乐出席了“海峡两岸暨、澳门互联网发展论坛”并发表,主题为“坚守新闻专业主义迎接智媒时代的到来”。

  乐认为,我们处在一个信息爆炸时代,很多新闻难辨,“假新闻”和“后”急切新闻专业主义的回归。“在互联网时代,传媒的新闻专业主义受到了挑战。我观察,这也是两岸四地人共同面临的问题。”乐说,“面对复杂的新,我们更应该回归新闻专业主义的核心和真谛,这是我们这些两岸四地华语人的历史责任。”

  谈到人工智能对行业的影响,乐称,人工智能将引领传统和新进入“智媒时代”。他认为,“智媒时代”是一个世界互联,皆媒的时代,人工智能将带来传媒业的生产方式、方式、运营方式、消费方式的巨大改变,作为传媒业者,我们需要非常关注这些传媒变革趋势。

  “未来的一定会是科技公司,未来+黑科技将激发传新生态。”乐说,“新世界在我们两岸四地华语人,共同迎击时代变革,迎接一个美丽的华语新世界的到来!”

  来到乌镇,两岸四地同仁、互联网界的朋友相聚一堂,使我想起白居易的一句诗:十月江南天气好,可怜冬景似春华。江南《早冬》已至,也提示我们,大事不断的2017年就要过去了,各种年度新闻关键词不断推送到我们面前,作为一个人,我最关注的是两个词汇:“假新闻”和“人工智能”。

  在这个信息爆炸时代,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在手机上看当天推送的新消息,在浏览完一条新闻之后,有可能又收到一条推送的新消息,提醒你上一条是“假新闻”。这就是我们所处的信息海洋时代,信息难辨,让人看不懂。

  今年《柯林斯英语词典》就选择了“假新闻”(ke news)为2017 年年度词汇,并会把该词添加到新版本的印刷词典中。 大家知道,《柯林斯英语词典》有“现代英语权威”之称,编撰人员调查了45 亿个词汇后,发现ke news 这个词的使用频率比去年增长了365%。正因如此,ke news 成为今年当之无愧的年度词汇。

  无独有偶。2016年,词典年度词选择的是“Post-Truth”,即“后”。其定义“后”的意思是指相比于客观事实,情绪和个人更能够影响。当今社交已经成为主要的新闻来源,人们对事实的信任度也越来越低。后,还有存在吗?专业人的责任何在呢?

  毋庸讳言,在互联网时代,传媒的新闻专业主义受到了挑战。我观察,这也是两岸四地人共同面临的问题。主流已经越来越边缘化,公共信息越来越窄化,传媒界的中坚力量出现了结构性的流失,甚至出现了“世界上第一家没有记者的新闻”( 美国移动新闻服务商news republic)。面对复杂的新,我们更应该回归新闻专业主义的核心和真谛,这是我们这些两岸三地华语人的历史责任。

  第二,人工智能将引领传统和新进入“智媒时代”。 我在今年还注意到人工智能+的几则新闻。

  透社的消息称,机器人在写新闻方面已经该发挥很大作用,在透社,机器人每天要“创作”400个新闻报道,同时会自动发布950条新闻推送;在以色列,机器人已经可以自动完成视频新闻的编辑工作。今年4月,推出了一份有关人工智能的使用手册,这份使用手册指出了在人工智能的辅助下,的编辑部实践“增强新闻”时所要注意的问题。这些新闻说明“智媒时代”已经。

  “智媒时代”是一个世界互联,皆媒的时代,人工智能将带来传媒业的生产方式、方式、运营方式、消费方式的巨大改变,作为传媒业者,我们非常需要非常关注这些传媒变革趋势。人工智能将帮助传统完成“在正确的时间为正确的人推送正确的内容”转变,而互联网新也面临“智能互联网”的升级迭代。在人工智能的使用上,传统和新又回到同一起跑在线,共同迎接智媒时代的到来。

  在互联网大会上讨论的未来,是因为我们感受到这两个行业的融合走在了时代前列。有人说,未来的一定会是科技公司,“未来+黑科技”将激发传新生态。未来已来,新世界在我们两岸四地华语人,共同迎接时代变革,迎接一个美丽的华语新世界的到来!

  12月3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正式开幕。本届大会的主题是“发展数字经济促进共享——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来自全球1500位嘉宾在浙江乌镇参会。同时,400余家知名互联网企业和创新型企业,在“互联网之光”博览会展示最新的发展趋势和前沿技术。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马云、百度公司董事长、CEO李彦宏、腾讯董事会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等都出席并发言。我们为这些发言划了重点,看看他们究竟说了啥。

  “人类有灵魂、和价值观,独特的创造力,应该相信自己可以控制机器。”马云表示,人类对大脑的认识不到10%,而这10%设计出来的机器不可能超越人类。

  但是他认可机器在未来将会取代人类的事实。“机器会取代大部分机械的工作,也会取代人类的一些工作,但是人类将会进行一些更有效率、更具创意、更有体验的工作。”马云认为,在以人工智能为主导的第三次技术中,在未来三十年,制造业不再是带动就业的引擎。未来的制造业必定是服务业,而服务业也必将是新型的制造业。服务业是未来就业的主要来源。

  “第一次技术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技术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三次技术到来了,所以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打响。”

  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表示,近年来,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广泛,不少科学界人士预言一些人类工作将被AI取代,在库克看来,科技是为人所用,而不是让人变得固化或退步,“当很多人都在谈论AI,我并不担心机器人会像人一样思考,我担心人像机器一样思考!”

  库克还谈到,苹果在中国的旅程始于30年前,中国的开发者已经获得的总收入达到全球之最。谈及苹果在中国的运营,库克表示,苹果在中国实现了全面运营,使用百分百可再生能源,也在驱动合作伙伴实现同样的目标。

  百度公司董事长兼CEO李彦宏表示,近年来,中国网民的增速已经慢于中国P的增速,这说明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没有了。但是,人工智能成为互联网行业乃至各行各业的成长新动力,算法、算力、数据是人工智能的三个动力,它们都在非常快速地成长。中国经济的成长推动力将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本身也将快速成长。

  尽管人口红利已经结束,但网民人数、上网时间、网上的信息量的不断增加推动着互联网产业不断快速发展,推动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因此,人口红利没有了还有技术红利,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技术创新会不断推动数字经济的发展。

  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兼CEO马化腾表示,腾讯要成为一家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科技与文化公司,这里面最关键的就是创新。过去,中国企业主要扮演新技术的跟随者,但今天我们需要成为新技术的驱动者和贡献者,与全球合作伙伴一起协同发展。

  马化腾认为数字经济目前已经成为发展最快、创新最活跃、辐射最广的经济活动。在全球市值最大的十家公司里面,七家是科技公司。马化腾认为,越是在这样的时刻,越要地看到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他从创新、赋能、治理三个方面,对此作了详细阐述。

  小米创始人兼董事长雷军表示,中国公司取得成绩以后,开始进入海外,在海外不仅是和世界巨头竞争,还和国内的同行竞争。

  中国的换机潮已经结束,但是海外还有很多机会,比如印度电视的普及率很低,要交的税很高,如果智能手机普及了,能让很多人体验到电视才有的功能。

  我很同意马化腾的看法,就是互联网要和各行各业相结合,融合发展是今天的趋势。大家觉得小米是手机公司,但是我们提出“铁人三项”,硬件、互联网和新零售。前几年我们销售的小米手机,100%都是小米网销售的。如今,我们也在发力新零售。有时候我觉得,融合本身就是一种创新,我们要把互联网融合到各行各业。

  互联网之父罗伯特卡恩表示,今天我们应对更多的是信息,这种架构是信息化出现的,他将其称之为数字物体,有着独特身份。他表示,我们应该创造数字物体的社会,就如同创造了英特网一样。

  在互联网数字架构问题中,互联网在几十年前出现时希望实现电脑与电脑的连接,所以当时使用IP来实现电脑间的数据传输和互动,而我们如今更多地处理信息,我们称之为数字物体。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创造一个数字物体的社会,就像我们创造因特网一样,让我们更加容易地理解互联网信息,无论这个信息是来自于机器学习还是其他。

  大家并不能预见数字物体会有多大的潜能,但互联网产生时也没有预想到今天这样的成功。所以我想特别告诉大家,数字物体是现有物联网的拓展,并不是取代网络应用和电脑,而是无准入门槛的情况下,通过更强的基础架构更加紧密地连接。

  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表示,AI正在改变我们工作的方式,也会带来新的岗位,AI也促进化,推动新工业的到来,社会要学会调整和适应。

  皮查伊表示,以前是人来适应电脑,而AI的出现可以让未来电脑适应人。计算将无处不在,无论是办公室和车里。此外,计算还有语音、视觉等形式进行计算。这些变化都可以让数字经济超越互联网。

  他还称AI不是只有大公司才能实现。以谷歌为例,谷歌在打造开源平台,比如系统,目前已用在20亿部手机上。而谷歌的AI,也是开源软件,目前很多公司在使用。世界各地公司和开发者,都在用谷歌的AI在解决问题,皮查伊认为这是化的体现。

  搜狐公司董事局兼CEO张朝阳接受了凤凰科技的采访,他认为,中国的技术创新氛围还不够,没有那么多代表性的创新产品。但是他在90上看到了希望,“90后挺好的,创业的基因融于他们的血液中,对人好有礼貌。”

  “我现在有个梦想就是希望能横渡英吉利海峡,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最近开始了冬泳。”今年横渡了兴城海峡之后,“张超人”继续在极限运动的上越走越远。

  但是他并不认同开千帆直播和进行极限运动是为个人进行营销,“人格化营销的鼻祖是我,这你知道吗?”张朝阳表示,人格化营销是他玩剩下的东西了,早就不玩这一套了。他现在做的是潜下心工作,打造一个有竞争力的组织,去改变搜狐现在的文化。

  几乎每年都要被围堵的丁磊今年也未曾幸免。当被问及“近日腾讯推出了四款吃鸡游戏,网易是否感到压力?”时,丁磊表示:“我们也推出了荒野,后面还会有更多。”也许是面对记者的“追访”过于紧张,丁磊甚至把《荒野行动》说成了“荒野”。

  同时丁磊也表示,“今年仍有重要嘉宾,也会有一些特色,比如绍兴黄酒,除此之外今年的宴席同样会有‘网易味央’黑猪肉的植入。”

  一点资讯CEO李亚在互联网峰会间隙接受了凤凰科技的专访。李亚认为,世界互联网大会邀请了中国代表性企业小米、OPPO和华为的竞争对手——苹果、思科这样的世界级企业来参与,并且让他们在重要的开幕式中进行。促进他们在相互学习中竞争,在竞争中相互学习,表明的是中国在践行共享、携手打造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

  像苹果这样的世界级公司带来了一些非常前沿的技术创新和思考。比如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在今天的开幕式中就提到:“在人工智能发展的过程中,我担心的不是机器会像人一样思考,而是人会变得像机器一样。”

  对于库克的观点,李亚非常认同,“这是很有冲击力的想法。”李亚表示,机器本身没有价值观,是中立的,所以如何使用机器以及机器能发挥怎样的作用,主要是取决于人。

  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他表示,今年算是知识付费的寒武纪大爆发,但是爆发完了可能就要了。罗振宇表示,未来会幸存还是,就是看企业盯住的目标是不是足够长。得到的目标很简单,就是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为用户的学习服务,“只要你盯住这个,这个需求就是永久的”。

  同时,得到只做头部内容。头部内容的优势在不同领域是不一样的。“最后能活下来的只能是头部,举个例子,比如说绘画,绘画这种艺术高中低档画家都有市场,因为他占用的是空间。但是音乐就不一样,音乐朗朗的价值就会远远超过第二名钢琴家。”台湾私拍布丁

  

OC资讯网 okex 泰国娜莎 【优遇宝】让您资产快速增值